【類別:】 經律淺輯 【篇名:】 《佛說四十二章經講記 自立法師》40 第三十六章 展轉獲勝

第三十六章 展轉獲勝


佛言:人離惡道,得為人難。既得為人,去女即男難。既得為男,六根完具難。六根既具,生中國難。既生中國,值佛世難。既值佛世,遇道者難。既得遇道,興信心難。既興信心,發菩提心難。既發菩提心,無修無證難。



本章共計舉出九種的難處,類似前面第十二章,講到人生有二十難。不過,前面的二十難,通於因果,這堛漱E種,只是從果上來講,目的在勸導我們不可坐失機緣。前幾種是世間的果法,後幾種是出世間的果法,總而言之,是勸導我們要能夠把握時機,不要錯失機緣。

「佛言」,我們的教主釋迦牟尼佛對我們講:「人離惡道,得為人難」,我們為什麼生到這世界來為「人」呢?佛教講六道輪迴,講十法界,這可以說是佛教的人生觀。佛經也講每個人內心都具有貪、瞋、癡三毒,由於貪心、心和愚癡,而去造作了種種的業,然後就得感果。比如我們造了十惡、五逆的罪,就會墮到地獄、餓鬼、畜牲三惡道去。這三種惡道的眾生,畜牲披毛戴角,是我們所看得到的,餓鬼和地獄,雖然我們的肉眼不容易看到,事實上還是存在的。

人,由於起惑造業,地入三惡道堶情A受罪業報完滿了,再來投胎為人,可見人身難得,好不容易我們才能做人的,這一點,在佛經堶惘釵n多好多的譬喻,我舉個「盲龜浮木」的寓言,說給大家聽聽。龜,是很長壽的,好像我們上面人家送來放生的那一隻,已經好幾年了,有的時候給它吃,它就吃;有的時候好久沒有喂它,它還是活著,可見烏龜的壽命是很長的,所以一般人做生日,都做紅紅的面「龜」,那是象徵長壽的。

「盲龜浮木」這故事,出於《雜阿含經》(卷十五),釋迦牟尼佛對他的弟子講:我們人身難得,譬如有一隻瞎了眼睛的烏龜(有的經典說它只瞎了一只眼睛),數百劫來,它都生活在海堶情A差不多要一百年,它的頭才伸出海面上來。在海中有一根木頭飄浮著,這根浮木上面有一個孔,烏龜就想把它的頭鑽進去,但是海水隨風飄蕩,木頭也隨著波浪起伏,烏龜當然很難可以遇到浮木上的那個孔了。

所以釋迦牟尼佛對阿難說:「我們一個人在六道當中輪迴,生生世世頭出頭沒,正像這只盲龜,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鑽入木孔,我們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夠投胎做人呢?」

可見能夠做人,實在太難得了。有的人常常埋怨:「哎呀!生不如死,不如早一點死吧!轉個面目來,說不定可以換個比較好的身體哩!」

但是,我們的人身,是不容易得到的,可以說比那只盲龜要鑽浮木的孔更難。所以,我奉勸諸位不要埋怨人身,我們要活下去,要珍惜我們這個人身。試想,在六道當中,有多少眾生,但是,能夠聽聞佛法的,只有苦樂參半的人道眾生,才有機會,其他各道,天道太享樂了,那堛熔野芶曋|不到苦,當然不會去珍惜佛法了,而三惡道的眾生,受苦已經來不及了,那有修行的機會,唯有我們人類,知苦知樂,才有希求向上向善,離苦得樂的心,所以,我們既然獲得這希有的人身,有機會學佛學法,就必須珍惜人身,借假修真,好好地去修持,不要動不動就埋怨了!

釋迦牟尼佛,也常常以「得人身如爪上土,失人身如大地土」的譬喻,告誡我們,想得到人身,好像手指上那麼一點點的塵土,機會是很渺茫的;一旦失卻人身,萬劫不復,要再感得人身,實在太難了。所以,我希望我們善友,千萬要記住,人身難得,必須好好珍惜!

「既得為人,去女即男難」,我們現在總算是成為人了,但是人有男性和女性的分別,要成為男子漢大丈夫,更是不容易。雖然現在社會進步了,所謂男女平等,女強人也很多,而在傳統的觀念中,還是重男輕女的。佛在兩千多年前說法,也是就著當時的社會情況來說的。有一部《玉耶女經》,是佛為玉耶這個女孩子而說的,堶掩‘肮陘@個女的,有十種惡──十種不理想、不美滿、給人家討厭的地方:

1.父母不喜:你看看好多人家生頭一胎的時候,眼巴巴地等候著:「究竟是生男的?或是生女的?」假如是生男的,好高興哦!趕快向親戚送禮、送紅蛋。要是生女孩,「那是個丫頭!」好失望!你看看中共提倡一胎政策,一對夫婦,不論男的或女的,只能生一個。但是,大家都希望有一個男孩子傳宗接代,就這樣,很多很多生了女孩子,就把她丟掉,不知道有千千萬萬的女孩子死於非命,如今大陸上,一定是男的多於女的,到時候連老婆也娶不到啦!

2.視無滋味:假如一連串生了好幾胎,都是女的,沒有一個男的,女孩子不值錢哪!做父母的往往會感覺得人生好沒有意思,非常灰心、喪氣。

3.心常畏人:做女孩子,膽子很小,很怕見人,家中要是來了一個陌生人,就趕快躲起來,這也是女人家的一種弱點。

4.父母憂嫁:平常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女孩子十七、八歲一朵花,挑選物件,條件可多了,可是超過了三十歲、四十歲,這個時候,她本人無所謂,父母就非常操心、憂慮,老姑娘嫁不出去,是很麻煩的事情。

5.父母生離:女兒小的時候,父母出門,把她留在家堙A總是放不下,牽腸掛肚的。女兒長大,嫁出去了,又會擔心她在婆家,生活不知道好不好,和公公、婆婆、丈夫,甚至全家的人相處得來嗎?這也是生女孩子比男孩子差勁的地方。

6.畏夫喜怒:假使一個女孩子,嫁了好的、體貼的丈夫,那是很美滿幸福的。要是不幸嫁了一個莽夫,喜怒無常,做老婆的實在難以應付。或是嫁了一個花花公子,整天在外花天酒地,做老婆的,也是痛苦無邊的。

7.懷產甚難,結婚是為了傳宗接代,婦女一旦懷孕以後,十月懷胎所受到的痛苦不用說,到了臨盆的時候,尤其是頭一胎,陣陣的肚子痛,是有得受的,特別在古代,醫學不發達,好多人難產而死,所以,產婦在還沒有生產之前,往往會感覺得非常害怕、苦惱,這種女人家的痛苦,是男眾所沒有的。

8.少為父母管束:女孩子年少,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常常受到父母的約束,出門、做事,在行動上都被管得很嚴,男孩子就不會這樣了。

9.中為夫婿禁制:中年時代,也就是結了婚,離開了父母,別以為沒有人管束了,還是有人管著你的。現在雖然時代不同了,嫁了一個很疼愛你的丈夫,會尊重你,讓你自由。但是有的一天到晚被關在家中,要到什麼地方去,丈夫都會禁止你,嘮叨著:「整天向外跑,家堛漕き﹞ㄩ獉捸I」這也是麻煩的事。所以,「中為夫婿(丈夫)禁制」,禁止她,把她關起來,使她行動不得自由,這也是生為女人的痛苦。

10.老為兒孫所訶:年紀大了,做媽媽,做祖母了,照說可以自由了,事實上並沒有那麼簡單,除非你在家堿O很有權威的,不然,做兒子和孫子的,也會管著你的行動。

從以上十點,可以看出做一個女人家是好苦啊!在兩千多年之前,釋迦牟尼佛就告訴玉耶女,生為女人身有這麼多為難的地方,是男性所沒有的,你們看看,佛是不是一位大智慧的人。

因此,經文說「去女即男難」,女的要變成男的是不容易的。不過,佛在《涅槃經》中指出男女倒不一定在生理上來分別,假如你有智慧,知道佛性,你雖然是女人身,也就是一個男的,反過來說,你要是沒有智慧,不知道佛性的話,縱然是男的,也是個女的了。佛的偉大就在這個地方,他不一定以外表、肉體的性別來肯定男女,而是由你的思想行為來分別。

總而言之,做一個男子,做什麼事情都比較方便,很多地方的確比女的殊勝。女人因為限於她的生理、體力、膽量、毅力等各方面的障礙,論學佛修行,也是比男的差,因此,經上才強調希望能做一個男的。

「既得為男,六根完具難」,現在我們已經成為男的了,必須六根具足才好。六根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具足,也就是所謂的五官完整、四肢非常的健康,儀錶堂堂的,你假使是一個瞎子,或者是聾子、啞巴、跛子,甚至於傴僂、侏儒……種種的殘障,雖然是個男人,在生活上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很多事情必須依賴人家,也往往會招來人家的白眼、譏笑。尤其在修學佛道上,更是障礙重重,比如說瞎子,他看不見三寶;聾子,聽不到佛法,這樣的人生太痛苦了。所以說,既然生為男身,要得到六根具足,也是不容易的。

「六根既具,生中國難」,我們已經生為男子,五官也很端正,但是,要生在「中國」是很困難的。這堣什瞗A並不是指我們中國,而是指生在中央地帶,依歷史來看,古印度以中天竺為中國。好像古代中國的中原地帶,從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來講,是國家的中央地帶,就算是中國了。中原地區而外,其他地方,稱為東夷、西戎、南蠻、北狄,那些邊疆,沒有開化、文化比較落後,佛法的流傳,也不如文物集會的地方昌盛,要聽聞正法,是不容易的。

「既生中國,值佛世難」,我們既然已經生到中印度,是不是剛剛和釋迦牟尼佛同時代出生呢?佛經中常常提到「三塗八難」,八難其中有一個「佛前佛後難」,就是比佛更早或者更晚出世,沒有機會見佛聞法,都是一種難處。不過,佛世不要把它說得太狹窄,以廣義來說,不論是佛的正法、像法,或是末法時代,凡是有佛法在世間流通的時代,都稱為佛世。能夠值遇佛世,也是很困難的,試看,我們在菲律賓,文化也是很發達的,以大岷區來說,是屬於菲律賓的中央地帶,這麼多的人口,有幾個來禮佛聞法?可見生逢佛世是不容易的。

「既值佛世,遇道者難」,我們生在一個有佛法可以聽聞,有佛經可以閱讀、研究的時代,但是要遇到一位有道者──善知識、名師,也是不容易哦!現在的宗教,五花八門,看起來可多了,看起來也是蠻虔誠的,但是,是不是正信的佛教?是不是可以引導我們走上解脫道、了生脫死呢?這個就有問題了。因此,遇道者難,要遇到具有正知、正見的大善知識,那是不容易的。

「既得遇道,興信心難」,我們遇到了名師、大善知識,但是你要興起信仰心,是不容易的。好像有一次演培法師來講開示,曾經提起過去太虛大師無論到上海或者其他地方,都是人山人海的,大家都去聽開示。他有一天問某某人:「你有去聽嗎?」「沒有,下次再去吧!」可是過了一兩天,太虛大師已經走了,根本就沒有下次了。所以,要生起信心、敬仰心,要把握時機,是很困難的。

講到太虛大師,我想起了他曾經說過:「未生信心,語以佛法,如水澆石;生信心者,如水遇土,故曰興信心難。」就是說你跟人家講佛法,他假如沒有信心的話,就好像水澆到石頭上一樣,沒有作用。假使他有信心,好像水澆到土堶情A是很有作用的。因為石頭是光滑的,不能生長東西,水澆在土堶情A才能生長萬物。所乙太虛大師認為一個對佛教真正生起信仰心的人,就是要受持三皈五戒。但是很多人說:「我已經學佛幾十年了,每天都拜佛念佛,何必要皈依受戒呢?」這就是「興信心難」,要是真正生起信仰心,相信一定不會拒絕這做為一個佛教徒,最起碼應具備的條件吧!

「既興信心,發菩提心難」,我們的信仰心生起了,但是進一步要發菩提心,也是不容易的。菩提是印度話,翻成中國話,有的地方翻為「覺」,有的地方翻為「道」,總而言之,菩提心就是覺道之心,也就是一種覺悟、向道的心。這是大乘菩薩的心:上求下化──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不但利益自己,也要利益一切眾生,「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這是菩薩的精神,緣於發菩提心而產生的。

「既發菩提心,無修無證難」,我們已經發了大乘菩薩之心,但是,你不要執著,認為自己是個菩薩,是救度眾生的,要是有所執著的話,表示修行還不到家。或者說自己已經證了四果阿羅漢、或是已經證了十地、妙覺佛果,這也是要不得的。釋迦牟尼佛從來不說自己已經成了佛,如何了不得。他說:「佛在僧數。」成了佛,也是僧團中的一分子,同我們一樣的。所以,無修無證之難,跟前面第十一、十八兩章所說的同一個意義,是修道者最高的境界。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