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名人傳記 【篇名:】 黃檗禪師:一子出家,九祖昇天,若不昇天,諸佛妄語!

黃檗禪師的出家故事:一子出家,九祖昇天,若不昇天,諸佛妄語!



『一子出家,九祖昇天,若不昇天,諸佛妄語!』

黃檗禪師是一位開悟高僧,他的出家因緣也是很坎坷的。母親很疼愛他,是一位很善良而且很有感情的母情,母親從小把他撫養長大;這時候的黃檗禪師,出家修行的善根已逐漸成熟,因此,很果斷而且又敬重的拜別母親,為了要出家修行,辦生死輪迴大事,就如此割愛辭親。母子之情是連心的,黃檗禪師畢竟也是有感情的人物,他下定這麼大的決心而出家修行,割捨母子情愛,免不了心情也會有無限的哀傷與痛苦,他的眼淚往內吞,愛別離苦這種離情,有如斷橋,有如絕望、有如失落感,此時的心境有千千結,綿綿密密憂傷皆是痛苦事,提起沉重無奈的步伐,硬性與慈母揮手告別,他的形影漸漸與溫暖家園有了距離,不久就消失人影,母子之情,就於此告一段落。

黃檗禪師邊走邊想:『人生最痛苦的事,無過於感情的割捨離別。感情是很危脆的;感情是束縛性的;感情的當下是美中不足的;感情不是永琱變的;感情是佔有欲的;感情是自私自利的;感情是多變化的;感情是迷惘的;感情是黑暗痛苦的;感情是無常的;感情是染污的;感情是未淨化的;感情不是究竟的東西;眾生(梵語bahu-jana)所以會輪迴生死,就是感情用事,感情就是生死的根本,感情的心越重,生死心就越深,生死葛藤就密密如麻,終無解脫時。

我為了出家修行,辦生死大事,證悟無上菩提,不能因為母子之情,就沒有勇氣割捨情愛;出家第一關,就是要割愛辭親,淨化感情為慈悲;如果不能割愛辭親的話,那永遠被感情所繫縛,欲得出家成就,遙遙無期,終無是處。

所以,十方三世諸佛,皆示現在家娶妻生子,而後出家修行,因而證成無上佛道。

這一段娶妻生子,而後出家修行的過程,就要割捨親情之愛,方得出家成就;諸佛示現如此一般,我是道道地地的凡夫眾生,更不能例外;我應該遵佛所言,行佛所行,終了究竟必得菩提道果。』

黃檗禪師一面思惟,一邊走著,已經離開家園數里路了;不久之後,就剃度落髮出家,發起勇猛精進的菩道心,到處參訪善知識(梵語kalyanamitra)為求開悟本性而奮發,後來參訪到江西省,百丈山海禪師處,因而得道。自從得道悟性之後,就到處弘揚如來正法,普令如來正法能照耀大地一切眾生,讓大地一切眾生,都能夠得到甚深微妙法,深受法益,而心開意解,見自本性,得自性解脫,化度無量眾生,乃是佛門中不可或缺的龍象,能荷擔如來家業,續佛法身慧命;以後他就居住洪州大安寺,法席非常與盛。

黃檗禪師的俗家母親,自從孩兒落髮後,因傷心過度,每當想起孩兒出家的情景,就更加思念而哭泣,眼淚就不停汪汪直流,淚水流太多,不久之後,他的母親雙眼都瞎了,走路逐漸日益困難,但是她想念孩子的心,依然念念不捨,想之又想,念之又念,如是日以為常,終無變異。

有一天,別人告訴她說:『妳那出家的孩兒,目前已參訪到我們村堛熙o間佛寺,你很思念孩兒,為何不去會見他呢?』

他母親聽了這些話,如雷貫耳,如夢初醒,又驚又喜,多年未見孩兒,內心喜悅由衷而發,迫不及待,要見孩兒的心太切啦!

自己都忘記兩眼已經瞎了,拔腿就跑,一路上顛仆不已!跌倒就爬起,爬起又跌倒,手足皆已擦傷,這些困難阻礙不了她會見孩兒的心願,母親的愛心畢竟是愛心,她不顧一切安危,拚命往前衝,不衝還好,這麼一衝,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她的雙眼已經不見天地的情況,當下失足滑倒,跌落懸崖下的深湖堙A不料一命嗚乎哀哉!就這樣死於湖中。

她的母親這麼一死,麻煩的問題卻接踵而來,引起全村莊的人,對黃檗禪師的出家修行,很不諒解,有些人大肆批評一番,有些人誹謗他,講一些刻酸痛心的話;這時候黃檗禪師,聽到這噩耗,很快就趕到現場,他把母親的屍體揹到湖岸上,親自撿了一堆木頭,將木頭堆積排列約一人高,然後將他母親的屍體往木頭平放著。

正當此時,全村莊的人,男人老幼,都包圍過來,對黃檗禪師的一舉一動,充滿好奇,疑惑不解,甚至於議論紛紛,莫衷一是,圍觀的村民非常之多;黃檗禪師就在這個時候,兩足移動,走近木頭旁邊,舉火燃燒,火焰猛烈,然後雙手合十,很虔誠而且又懇切的默念聖號,千言萬語,一切皆在無言中,無言勝有言;正在此時此刻,黃檗禪師抬頭,仰觀虛空,如同獅子吼,而唱言道:『一子出家,九祖昇天,若不昇天,諸佛妄語!』

當這四句話喊完的時候,很奇妙的事情也在此刻發生了,在熊熊的火焰當中,很明顯的呈現出天位天人相,端莊秀麗,隨著火焰之光徐徐上昇,這位天人正是黃檗禪師的母親,被黃檗禪師當下所超度,成就天人相。

此天人欲臨別之前向黃檗禪師開口道:『孩兒啊!很感激你來超度母親昇天,過去的一切,你為了成就道業,為了眾生,因而割捨母子親情,忍受這種離情的痛苦,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母親今天才恍然徹悟,你的精神,你的用心,實在太偉大了,在此特意再度向你感激致敬,承蒙出家兒慈悲的超度,母親可往生忉利天,也就是帝釋天,就此稟白,後會有期!』這位天人話一說完,逐漸冉冉昇天,不久即隱沒於虛空中。

這時候,圍觀的村民,大家看了場現身說法實況,都目瞪口呆,啞口無言;剛才憤憤不平激動的心,現在已經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剛才矛盾懷疑的心,現在已經和諧統一,無有議論;剛才大罵誹謗的心,現在已經讚歎隨喜,口中無諍。

黃檗禪師這次為母親超度昇天的實際情況,一傳十,十傳百,無盡的傳播,不久整個朝廷上下,全國百姓,都知道黃檗禪師出家修行,為母親超度昇天之事,都激起讚美浪潮,直到今天,亦然還有無數的人,對他行孝道的精神,以及崇高德行,以表致敬,流傳為佳話。

黃檗禪師一生修行的風範,生活嚴謹有規律,四威儀顯赫而莊嚴,具有大丈夫的精神,而做大丈夫事。他在佛門歷史上,名副其實,悲心流露,廣無量眾生,振興佛教(梵語Buddha-sasana),使佛教在當時更輝煌,更燦爛;黃檗禪師他的精神與崇高的德行,逐將被後人所尊仰,他的形象已經奠定在佛門弟子的心目中,是一位不可磨滅的徹悟聖僧。





文選出處:七葉佛教書舍 http://www.book853.com/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