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因果業報 【篇名:】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5 第十章

第十章



那是一個羅馬最炎熱的夏天,凱撒大帝的御前會議,“只有羅馬沒有走到的地方,沒有羅馬打不下的地方”,為了搶奪西域的絲綢、肥沃的土地,凱撒命三王子掛帥東征,羅馬傾城歡送,哭聲一片,三王子未婚妻:我等你一輩子。



  我食言了:9 月份最終沒有成行,而是拖到2 個月後的10 月國慶節7 天長假,我帶了錄音機和充足的電池、錄音磁帶笫三次赴永昌採訪。這次,因緣具足,在三王子及李金蘭母女的全力配合下,我全面完成了這一偉大工程的全面採訪。

  鑑於2005 年5 月第一次採訪時因用筆採訪而漏記不少的教訓,我回來不久就買好了採訪錄音機,但直等到第二年5 月份五一長假期間才用上了。因為三王子安排我們分別去武當山、感恩寺、聖容寺拜佛求智慧,佔去了三四天時間,所以只錄了一盤磁帶。

  這一盤的內容是三王子附體的經過及三王子講述他當年東征西域的最初情況和到了中國邊境的情況。

  現在,即2006 年10 月七天長假,將從第二盤錄起。

  需要講明的是,除過李金蘭講自己的身世及三王子附體經過,所有的故事,都是三王子通過李金蘭講,而由他的軍師附在花花身上通過花花的口翻譯的。為了省筆墨,以後再不註明。

  同時,再說明一點,因三王子不愧是萬軍統帥,口才好,故事講得流暢生動,記憶力強,表達能力強,邏輯能力強,簡繁得當,宏觀把握能力強,加上翻譯翻得非常有水平,我對這些翻譯是相當滿意的。起初,因為軍師融解去釋迦牟尼佛處坐蓮台時把翻譯功能植在花花腦中由花花自己翻譯。可不久,也不知是什麼時候,也許是應三王子要求,也許是融解被筆者的真誠而感動,也許是融解被諸佛所派,融解便自己回來附身親自擔當翻譯,這是在翻譯了一段時間後筆者發現翻譯水平很高而讚歎她時,花花才說的。

  怪不得翻譯的水平相當高。充滿感情,語速適中,抑揚頓挫,口頭語重複語少,詞彙豐富,加上許多事均是他親歷,所以,本文作者雖然整理錄音花了些時間,卻並不甚費腦,因為只需如實把錄音磁帶上的語音轉換成文字原原本本如實抄寫在紙上即可。而且在把錄音轉換成文字時,筆者的作用只是稍稍刪去極個別過於口語化的詞和字,並且分好自然段落、使用準確標點符號就行了。刪去的文字中平均千字中沒有三二十個字詞。添加的文字也不多,平均千字中也不及百多字。個別情況下,三王子和軍師、也許是花花出現口誤,筆者只需調順添加幾個字完整成一句話而已。三王子講的故事,自然天成,順序自然,絕不出現講到後邊,忘了前邊,突然想起前邊一段的情況,也絕沒有前後自相矛盾,不能自圓其說的情況。所以,連整理錄音、寫作中的基本手法之一的歸類、前後次序的調整這些基本方法也用不上了。

  就這麼簡單。

  從筆者主觀願望上講,極想多添加一些文字,使故事更生動,更曲折,更富文彩,更優美。可是,筆者發現,這個想法已完全沒有必要了。因為由三王子講述、軍師翻譯的這個故事本身就夠曲折生動抓人了,文彩也夠斐然了,文字也夠優美了。大道至簡,文字簡明扼要質樸,細節情節生動真實細膩,二千年了,三王子居然把許多細節還記得清清楚楚,真不簡單。許多時候,真有加幾句就是畫蛇添足,減幾個字就不成話語的感覺。

  什麼叫神書?什麼叫天書?什麼叫神授藝人?筆者以為這就是。在西藏,有許多從沒上過學、不識一字的牧羊小伙姑娘,一覺醒後,居然會講許多《格薩爾》的故事,這裡沒有相似之處嗎?若一些讀者有興趣並不相信筆者的說的這些話,筆者對整個講述都有錄音,自己去對照吧。

  因要應付本書發表後肯定會出現的人們探索 “是否有鬼魂”、“鬼魂到底有沒有這麼大能耐”的熱潮和一些人的質疑,本書作者將這些錄音帶刻盤複製後長期保存,為一切探索鬼魂、魂靈、宗教神異現象的探索者提供方便。

  考慮到故事的連續性,以便給人留下完整深刻的印象,筆者略做改動,就是把三王子在2006 年5 月五一節期間講述的一盤錄音帶和2006 年10 月國慶節期間講述的6 盤錄音帶講述的故事連在一起順序整理。下邊,就是三王子講述的他們從東征中國開始到全軍覆沒、最後二千餘人集體自殺的全過程:

  

我今天特別高興,感謝高處長來為我們羅馬將士寫文章,我終於盼到了這一天。你來寫,你來導,拜託你們啦,她(他)那時也是羅馬家族中的一員,人天福報最大。公主對羅馬貢獻很大,受到羅馬的教導。金錢、官位什麼都不缺。我希望快馬加鞭,能有更好的消息。我們今天坐在了一起,這不是人人都會有的因緣,因緣從那裡來,還是那時我給你們的。都從羅馬的教化而來。一路因緣何時來,這個花落何時開?一步一步至今蓮台開,人人之路人人開。這一段你不要錄,你們四個人知道就行了。

  現在言歸正傳,我就正式講述我們是如何到西域的情況。

  那時候,我們國家剛剛立國不久,那是一個夏天,這一年夏天非常炎熱,熱得人特別難熬,根本不能到露天去,我們都蹲在城堡裡,在屋里呆著什麼也沒幹。有一天,我正在我的房裡休息,喝著我們自己釀製的葡萄酒,突然,一個衛士來說: “三王子,快點,大王叫你去,說有要事要商量,大王說,叫你穿上軍服。”

  我不敢怠慢,忙換上軍服就向父王的宮中跑步而去。進去時,已有16 個大臣都在場了。似乎就等我一個。

  我坐在大哥的旁邊,小聲問大哥: “什麼事?”

  大哥說: “不知道,可能是攻打西域的事。”

  二哥也已坐在會場裡了。我們兄弟三人中,我是最後一個到場的。

  我父王等我們三兄弟一到,就馬上宣布開會,他開門見山地說: “今天叫你們兄弟三個和諸位文臣武將一起開個會,是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商議:聽說在我們大羅馬共和國的東邊非常遙遠的地方有一個叫西域的國家,那里地域十分廣闊,土地很肥沃,人們很富裕,出產許多我們羅馬地方不出產的東西,如美玉,尤其是絲綢。大家知道,我們穿的絲綢就是產自這個國家,他們的絲綢到了我們羅馬,比黃金還貴重。我們羅馬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這些東西,理所當然地是我們羅馬國應該擁有的。為了我們羅馬的最高利益,我們必須征服了這個國家。我們富裕而強大,人口眾多,面積廣闊,國力強盛,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和我們相比。我們羅馬國戰無不勝。我們羅馬軍團,是世界上最偉大英勇的軍隊。我們羅馬軍隊的口號是:'沒有打不下 領土,沒有我們佔領不了的地方。只有我們還沒有到過的地方。'所以,我決定要派10 萬大軍攻打西域?可是,西域又太遠了,據說要走一年,怎麼辦?我打算在我的三個兒子中挑選一位文武雙全的人帶一支部隊去征服這個國家。 ”

  他的話剛一落,大臣們都小聲議論起來:我們國家剛剛成立,國土面積已很大很大,管理起來已非常不容易,應該休養生息,管理好新征服的土地,而不應該再跑那麼遠去再征服別的國家。這要費多大的力氣,費多少軍費啊,要派多少人呢?聽說很遠很遠,幾年都走不到。

  所謂西域,我們那時一直叫西域,實際上就是中國,當時中國自己叫漢朝。

  可是,大臣們誰都不敢大聲講,只是小聲議論。

  在羅馬,這時侯父親的威望已很高很高了,已到了說一不二的程度,雖然他沒有正式宣布做皇帝,還只是一個獨裁官,可已經是比終身獨裁官還要權力大得多了。他實際上比皇帝還皇帝。

  現在,他的這個話一出,雖然大家議論紛紛,可誰也不敢公開表示反對。

  我是王子,既然要我參加這麼重要的會議,要在我們三兄弟中選一個人做統帥,當然我總比他們要敢講一點,我那時也是初出牛犢不怕虎。我見大家半天不吭聲,於是,我忍不住了,大聲說: “我們才剛剛建立自己的國家,重點應該放在管理我們已有的土地上,西域那麼遠,據說一年都走不到,很辛苦,就是打下來,管理也十分不容易。為什麼要跑那麼遠去打別人?”

  我的話一落,就有不少大臣小聲附和,並向我投來讚許的目光。我為我的發言很得意。

  可父親還沒反駁,父親旁邊的一個叫卡兒其治夫. 地里亞迪夫. 羅宜迪卡的大臣首先發了言,他說: “三王子,你有所不知,我們國土面積其實很小,只有一點。而西域很大,很富裕,我們應該去佔領。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地方不應該不是我們的天下”。

  他這麼一說,再誰也不敢發言了。

  顯然,父親早已下定了決心,並和幾個最重要的大臣也商量好了,即是有人反對,已沒有什麼必要了,也不可能阻止父親的野心了。再說其它人也不敢有反對意見。於是有人也就言不由衷地極力縱容恭維父王的決定多麼偉大英明,多麼有氣魄。

  於是,我父親宣布說: “我決定派我的智勇雙全、文武兼備的三兒子出任主帥”。

  大臣們都拍手向我祝賀,紛紛誇我多能幹,多聰明,父王的考慮多麼英明,我一定能擔當起這一重大任務。他們一聽放心了,反正不要他們出征了,都暗自慶幸,使勁吹捧我。

  父親派給我一個軍師,叫阿迪里. 亞西支. 阿里娃里希,父親介紹說: “他非常能幹,到過地中海以南,到過西班牙、大不烈顛、高盧、埃及、安息等許多地方,打過不少仗,還專門到西域專門學過西域文化、軍事、語言,帶兵經驗豐富,知識淵博,足智多謀,通曉五國語言,尤其精通東方大國西域的語言,了解西域風土人情。忠於羅馬,忠於我,可以非常放心地協助你完成東征任務。我還給你挑選了一個武藝高強的先鋒官,叫治瓦迪亞. 莫治迪者伍。 ”

  在這個會上,父親還宣布了4 員副將:

  第一位叫迪里比瓦治西. 亞奧西利;

  笫二位叫迪無瓦米拉. 夏治索里;

  笫三位叫高瓦迪里希. 米利瓦治. 薩羅里地;

  第四位叫召地利. 米哥多拉. 薩西地多羅。

  這六位高級將領,成為我的參謀、決策、指揮、作戰的核心領導成員。

  共轄有十個軍團。

  父親命令我要我在7 天內做好準備。7 天后,準時出發。

  對於這次出征,這些被指派的將軍都暗地裡議論紛紛,誰都不想去。有的才剛剛結婚。出征必有傷亡,出去能不能回來,誰也不能保證。有的在外多次出征打仗,他們也想過安穩的日子。可是,羅馬的強大無比,剌激了父王的貪心的慾望。他想當一個世界之王,叫全世界的人都服從他的統治。

  我心情十分沉痛,父親想讓我建功立業,想鍛煉我。可是,我壓根就不想掌權,更不想打仗,更不想走這麼遠用幾年時間去征服另一個國家。我長這麼大,也從來沒有實際打過仗,也沒有到另一個國家去過。

  可父王的命令根本沒有任何改變的可能。

  開完會後,我和二哥一起出來,我對二哥說: “我說最好不要出兵,我們國家這麼好,這麼大,這麼富裕,去最遠的邊境都要走半年。為什麼父王還不滿意呢?我們為什麼還要去侵略別人呢?要使這麼多人遠離家鄉拋妻別子去花幾年時間打另一個國家,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聽說西域是特別特別遙遠的地方,所有的將士都沒有去過,我更是一無所知,可父親為什麼偏偏選的是我呢?”

  二哥嘆了一口氣,說: “沒有辦法,人只要坐在那個高位上,不管他的土地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可還是貪心不足,對於異國他鄉的土地都想擁有。三弟,父王的決定誰也改變不了,既然已經決定了。你就去吧,我在家裡照顧好父親母親,祝你成功。快去快回”

  只有我大哥特別高興,無憂無虙,他對我說: “三弟,沒事,皇帝的兒子天生就是帶兵打仗當統帥。你就放心去遠征,肯定會凱旋而歸。”

  我們在這一周內就開始匆匆忙忙的準備,調遣軍隊,準備物資,十多萬人呢。要做的工作太多太多了。一邊準備,一邊和即將一起出征的將領們商討一些具體的事情。

  和我一起要遠征的一位高級將領趁沒人時對我說: “三王子,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呢?我們的國家剛剛建立起來,要幹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讓軍隊也喘一口氣,休息休息,為什麼我們非要這麼作呢?不這樣做不行嗎?”

  我嘆一口氣,說: “唉!沒辦法,父王想統治全天下。他的意願誰也不能違背。”

  他說: “西域到底在什麼地方?”

  我說: “我更不知道。反正很遠很遠,聽說天天走,一年也走不到。”

  規定的出發日子到了。整個羅馬城都熱鬧起來。自然,父王為我們以國家名義組織了隆重的歡送儀式。全羅馬城的人都來送行。元老院、執政官、皇室人員、軍隊、商人、市民全來了,還為我們演出歌舞,軍團所有家屬也來了,把整個羅馬的街道都擠得水洩不通。

  父王對我說: “孩子,這是貔狶A的機會,不要擔心,有軍師幫你處理一切事情。你一定能成功。父王等著你的凱旋歸來。”

  我騎在馬上,和軍師、先鋒官等人走在一起。兩邊的百姓熱烈地向我們招手,他們唱著歌,跳著舞,喊著口號。

  “三王子,三王子,你不愧是凱撒大帝的兒子,你是英雄的王子。”

  “你是羅馬永遠的光榮,永遠的英雄。”

  “我們等著你勝利歸來”。

  此情此景,多少沖淡了我悲愁消極的情緒,剎那間也似乎忘了我們將要面臨的艱難困苦,彷彿一去必然戰無不勝,必然會盡快歸來似的。這一刻,我真有點春風得意,義氣奮發的主帥感覺了。

  大哥自然也來送行了。他說: “你這次立了大功,父親就會選定你當繼承人。這對你是個大好機會。你走後,父親跟前有我,還有母親、妹妹,所以,你放心去,不用擔心家裡。”

  當時對於他的話我特別感動,真是我的親哥哥啊。他還特意把父親賜給他的一副盔甲和一把寶劍轉送給我,說: “我一定等你凱旋而歸,一切都歸功於你,你不要擔心。”

  我那時真的不知道他懷了豺狼之心,想篡奪王位呢。現在我才知道,父親的野心大,他的野心更大。

  母親來了,她沒有一點高興的樣子,流著淚說: “孩子,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體,注意自己安全,愛護手下人啊,不管勝敗,一定要回到家裡啊。”

  我的四姐說: “弟弟,你要早去早回。我們等著你。”

  當我向前又走了幾步後,我見到了我心愛的未婚妻米迪婭. 契娃里迪. 米娃莉迪,她早站在路邊等我,眼睛都早已哭紅了。她見我終於走過來了,忙衝出人群,跑到我跟前,抓住我的馬韁,說: “王子,我愛你。你什麼時侯回來?你早一點回來,我等著你,我生生世世等著你,一定要等你回來。你答應過我要娶我的。”

  她的這句話,讓我的一點點暫時的主帥的感覺消失殆盡,心裡如萬箭穿刺,非常的難受,我知道,她是非常愛我的。這一去,即是不死,沒有三年五載也回不來啊。我真想和她擁抱,可是,我是主帥,給別人要做樣子,我硬是忍住了,終於沒有這樣做。

  將士們和親人們的哭聲和問候聲響成一片。

  誰的親人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兒子、父親走那麼遠。誰心裡都清楚,打仗就意味著死亡。誰也不敢保證,自己、自己的親人會活著回來。許多人都說: “我要你活著回來見我們。”可是,誰也沒有想到,我們十萬人一個也沒有回來。

  將軍米迪阿里治迪對我說: “王子,我們快點走吧,這場面我實在不願看到。你看人們都這樣悲傷,誰想離開自己的妻子兒女啊。可這也沒辦法,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我們只能快馬加鞭,早一點離開吧。”

  我點點頭,用馬鞭在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下,整個隊伍都隨著加快了速度。他此刻也不知道,我當時特別感到內疚。

  那時我也沒想到,我帶出的這些人真的一個也沒有回去。

  伍米雅治夫. 瓦迪亞走在我跟前,說: “王子王子,說是最多三年,可我們三年到底能不能回到我們的國家?西域到底在什麼地方?有多遠?”

  他們都把我當主帥,以為我什麼都懂。

  我如實地說: “我也不知道,別希望三年了,就是那怕五年,只要平安回到我們的國家就不錯了。西域到底在什麼地方,到底是個什麼樣,人跟我們一樣不一樣,誰也不知道。我一點底也沒有。我也擔心。好了,我們不想這些事情了,走吧走吧,不想這麼多了。”

  迪瓦米希. 娃伍迪勸我說: “王子,沒事,我們已成家了,有自己的子女,可王子你還沒有成家,還有一個漂亮心愛的姑娘等著你。”

  他的這一句話刺得我心好痛好痛。是啊,我何日才能見到我心愛的姑娘呢?心裡反复說,米迪婭米迪婭,我對不起你,我若早知道有這次出征,我們就早一點成親多好。可我另一個念頭馬上說,不能,萬萬不能,成了親我萬一回不來,不是把她害一輩子了嗎?唉,我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想,別想這麼多了,走吧。可說是不想,心裡就是放不下她。

  在我們的國土上,行軍當然順利,所到之處,都有歡迎歡送,吃喝更不是問題。

  我們轉眼間已走出幾千里,有一天到了一個地方,大家都感到累了。有的將士建議說: “我們休息一下吧,喝點酒。”

  我們自己帶有帳篷,我們以食肉為主。這裡仍然是我們的國土。身邊的士兵們說: “王子,你需要什麼,儘管給我們說。王子到了,地方上誰也不敢殆慢。”

  他們拿回來五六隻羊(五六隻羊顯然不夠全軍吃,可能三王子講的他的司令部,一個伙食單位。後邊類似講法很多。 ——作者註),殺了,放在火上烤熟,可是,他們讓我吃,可他們卻吃不下。他們和我都有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也許是一種預感吧,昔日他們中許多人都有過出征打仗的經歷,似乎從來沒有這麼悲愴。

  將軍米阿迪希說: “你們這麼是乾什麼呀,軍人就是以打仗為天職。快吃快吃,吃完我們就起程。西域遠得很著呢,這麼走到什麼時候去!”

  我們正說著,後邊一個士兵說: “王子你聽,後邊有馬叫的聲音。”

  帶著這麼多軍隊,都是以軍團為單位自己組織行軍的。軍團和軍團之間,常有通訊兵往來,我們誰也沒有在意。可是,不一會兒,四匹馬飛奔而來,漸漸近了,發現是四個女人。

  到了跟前我們才看清,原來是米梅多喜、其亞治夫、米里沙門等四位青年將軍的家眷趕上了我們,她們要隨她們的丈夫一起東征。

  所有人都感到震驚了!我們已走出了幾千里了。這不是去旅遊,是去一個所有人都沒有去過的地方打仗,三年五載,千辛萬苦不說,能不能回來還是個未知數。男人都承受不了,何況女人!她們都很年輕,怎麼能讓她們去呢?

  四個年輕的家眷紛紛求情,其中一位說: “王子,讓我們去吧,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他死我就死,他活我就活,再說,你們行軍打仗,總得有人做飯,我們可以照顧你們生活。肯定不會為你們添麻煩。王子求求你,把我們帶上吧。”

  她們苦苦地央求我,我心裡一點主意也沒有了。不答應吧,她們幾千里追來了,硬把他們拆散,於心不忍。答應吧,這是軍隊遠征,行軍打仗,死人挨凍受餓,什麼若難都可能碰上。一去至少三年,讓她們和我們一樣受罪嗎?

  希里迪雅. 米莉亞迪說: “求求王子答應我們吧。”

  她們的丈夫都不希望她們去,一齊過來勸他們: “回去吧回去吧,我們受苦受累,戰死就足夠了,因為我們是男人,是軍人,軍人自古就是戰死沙場。天命如此,可不能讓你們也跟我們去受苦”。

  看到他們生離死別、纏綿萬分的夫妻之情,我難過而感動萬分,我猶豫了半天,終於下了決心,說:

  “你們讓我好為難,不答應吧,你們幾千里追來了,答應吧,三年五載不一定能回來,前途未卜,辛苦不說,也許你們會搭上自己的性命。您們既然心意已決,那就跟我們一起走吧。是苦是難是幸福,只有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要不,先暫時跟著走幾天,看能不能適應,如果不想走,你們隨時可改變主意。”

  四個女眷都破涕為笑。

  講到這兒,正當我聽得津津有味時,三王子告一段落,說: “今天晚上就講到這裡。休息。”

  隨後,我們又開始了慣常的閒聊。這種閒聊,在以後的採訪中經常有。常常是在每天的採訪前和採訪中、或者採訪後總要閒聊一陣,也總是三王子掌握著時間和節奏。到一定時間,他就宣布休息。

  這時,凱撒大帝來了,他對本書作者說: “後來三王子和所有軍隊就再沒有了回音,我們日思夜想,等啊盼啊,一直沒有消息。只是利賓菩薩託了我一個夢,說三王子已回不來了。這都是我的貪欲造成的,就是因果報應啊。這使我明白了一切,可這一切,我明白得太遲了。大王子後來又篡權,弄得我也落荒而逃。這就是一個國家衰敗的開始啊。”

  凱撒繼續說: “高處長,我三兒子的這些事,就拜託你來寫清。至於他們出入於羅馬的其它情況,因緣成熟時,我一定盡力而為,幫你們收集資料,補充內容。這一本書寫出來,是有聲有色的,會轟動全世界的,肯定的。”

  筆者猜想,在三王子講述的過程中,凱撒一直在旁邊聽著兒了的講述,要不然,三王子一說休息,沒聊幾分鐘,他老人家怎麼就接上了話茬呢。我又一次既感到新奇,也感到有恐怖。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1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2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3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4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5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6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7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8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09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0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1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2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3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4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5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6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7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8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19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0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1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2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3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4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5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6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7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8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29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0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1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2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3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4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5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6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7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8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39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40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41
《凱撒軍團東征中國之謎 42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