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名人傳記 【篇名:】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5淨空法師與諸山長老的法緣和友誼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5宏琳法師

淨空法師與諸山長老的法緣和友誼


1、茗山長老請我講這部經,頭一次見面請我吃飯,在焦山定慧寺。我非常感激他,他那麼大的年齡,聽說我去看他,他在廟門口,拄個拐杖坐在那裡迎接等我。等了多久?等了兩個多鐘點。旁邊人告訴我,我非常感動。請我吃飯的時候,一再談到《華嚴經》重要:「法師,沒有人講了。」他是事先聽說我講《華嚴經》,所以非常歡喜。那個時候是西園寺安上法師告訴他的,也是安上法師安排我去跟他見面。

——《大方廣佛華嚴經》621

2、我早年跟李炳南老居士學佛。聽說有這麼一個有智慧,大修行的人,心裡很仰慕,到台中去拜他作老師。還有兩位介紹人,一位是出家的懺雲法師,一位是在家的朱鏡宙老居士。

——《大乘無量壽經》101

3、我初學佛的時候跟懺雲法師住茅蓬,那時候在埔裡。……茅蓬只住五個人,懺雲法師、達宗、菩妙,還有朱鏡宙老居士,五個人,在山上的功課就是拜佛。

——《淨土大經科註》190

4、白聖老法師在十普寺辦了一個三藏學院,聽說我在台中學講經,還能夠講個十三部,他就叫我到佛學院裡面去教書,去上課。佛學院三年畢業,那個時候,在佛學院上課的出家人有四個,白聖法師自己一個,明本法師、淨心法師,我一個,四個出家人

——《大方廣佛華嚴經》978

5、我在早年還遇到一位老法師,靈源老和尚,臺灣基隆十方大覺寺的方丈,我受戒的時候,他是我的尊證和尚,曾經邀請我,在大覺寺夏安居裡面講《楞嚴經》,那一年我是四十五歲。

——《大方廣佛華嚴經》972

6、我們早年學《華嚴》,教佛學院的時候是在佛光山佛學院,院長是星雲法師,他請我做教務主任。

——《淨土大經科註》135

7、今天司儀小陳跟我見面,鳳山蓮社的同修,想到我第一次到鳳山講經,煮雲法師邀請我,是民國五十七年,這一眨眼二十多年過去了。那個時候第一次到鳳山,他們有車隊在車站迎接,還帶我去遊街,想到那個熱鬧的場面,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樣。一轉眼二十多年,煮雲法師也不在了。

——《彌陀四十八願》

8、所以我回到台中,台中正好南普陀寺辦一個佛學院,廣化法師在做住持,我們年齡都差不多,也很談得來,廣化就邀我到佛學院去教一門功課,我說很好,我們教學相長。我在南普陀住了三年。以後李老師叫我到圖書館去住,這樣又重新回到圖書館。跟李老師十年。到五十五年,慧忍法師,我們也是好朋友,這個慧忍也很聰明,當時我覺得年輕的法師應當要學教,要弘法利生,所以我去找慧忍,好像是五十四年,我找慧忍,找見如,找他們兩位,都是很聰明的。我們一同到台中住在南普陀寺,跟李老師學經。

——《弘法與護法》

9、往年我們在臺北,臺北有個「華嚴蓮舍」,那時候南亭老法師主持。老和尚對我非常好,所以「華嚴蓮舍」是我常去的地方。

——《大方廣佛華嚴經》1177

10、臺灣有一個「華嚴蓮舍」,智光老和尚,南亭法師,我們都很熟悉,那個時候智光老和尚七十多歲。我們也時常在廟裡吃飯,他們對我們很愛護,我那時候才二十多歲,他們把我當作小朋友看。

——《學佛問答》

11、這一年,很早了,大概二十多年以前了,我在臺北西門町,有一個法華寺,西寧南路,講《地藏經》。我在那裡講《地藏經》,我記得廣欽老和尚還去聽過一次。

——《無量壽經》31

12、我記得一九七七年第一次我到香港來講《楞嚴經》,那次來講四個月,每天晚上講,法緣很盛,聽眾都擠的滿滿的,而且許多法師都來聽。特別是聖一法師,那是個參禪的,天天都來。而且非常難得,他叫他的信徒:你們都要來聽。勸他們信徒聽的,只有這一個法師,我很佩服他。他邀請我到大嶼山他的寺廟,寶林寺,在寶蓮寺的後面,要走路走半個小時,車不能進去的,在那個地方,他供齋,要我在禪堂裡面,那個時候還有四十多個坐禪的,很難得,真正修行,四十多個人,在禪堂裡講開示。

——《淨土大經科註》1

13、我第一次到香港來講經,講《楞嚴經》,一九七七年在這邊住四個月,前面兩個月在中華佛教圖書館,後面兩個月在藍塘道壽冶老和尚的道場,共講了四個月。上個月紐約同學打電話來給我,壽冶老和尚往生了。老法師九十多歲,我對老人家非常敬重,我在紐約去看過他,一生寫經,刺血寫《華嚴經》,他把我當作一家人。這些年我在東南亞,他老人家還常常關注我,紐約同修到這邊來看我,他說老和尚還念著我,如果我到紐約去,老和尚一定要請我吃飯,沒有想到他老人家在今年往生了。

——《善財童子參學報告》

14、我在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到香港來講經,暢懷法師邀請我來的,還有謝道蓮居士他們兩位。講經的場所就是在界限街「中華佛教圖書館」,暢懷法師在主持。我跟暢懷法師結的緣,就是在那個時候。

——《大方廣佛華嚴經》512

15、往年我在洛杉磯弘法,住在印海法師的道場,印海法師對我非常好,我們兩個也同年,他月份比我小。他對我們淨宗修學的五個科目,他很讚歎。

——《大方廣佛華嚴經》1166

16、這一次我住在印海法師那個精舍裡頭,這也是老朋友,印海跟我也同年,我住的房間,從前是雲霞法師住的,雲霞法師過世整整一年。晚上天氣很熱,我們在院子裡坐坐,閒談,無限的感慨。他出家比我早,在臺灣的許多老法師跟他都有同鄉的關係,這是江蘇的法師。講到證蓮老和尚、智光老和尚、南亭老和尚,還有好像是悟峰法師,東北人,這些我都認識,都很熟悉。

——《大乘無量壽經指歸》

17、和我同年的出家人中有很多個:在美國的,有浩霖法師,紐約的浩霖;妙峰,妙峰好像在DC那裡;在洛杉磯的印海,這我們熟;中國大陸一誠老和尚也同年,現在是佛教會的會長;還有個傳印法師,也是同年。我在紐約,浩霖給我算算,有七、八個,其他的我都說不上來了,有七、八個。還有星雲法師,星雲跟我同年。很多個,這些我們都很熟,年輕的時候都常常在一起,可以說每個人都有成就,都值得尊敬。

——《大方廣佛華嚴經》1319

18、早年,我跟道安法師處得很好,道安法師在臺北辦了一個「大專佛學講座」,請我擔任總主講,我們相處不少年。最初在松山寺,以後移到善導寺隔壁佛教會樓上的大講堂。我們每一個星期去上一次課,北部地方,北面從基隆,南面從新竹,來聽課的學生最多的時候,大概有八百多人,這是佛教會一樁盛事。道安法師是負責人,是講座裡面的主席,我在裡面擔任講座,他給我的名義是總主講。當時還有印海法師、智諭法師,我們幾個來負責教學。

——《超度的理論和事實》

19、一九七七年我在香港講經,講《楞嚴經》四個月,每天兩個小時,認識香港這些大德高僧們。其中我們最尊敬的香港兩個領導人,覺光法師、洗塵法師,洗塵法師年輕,跟我們就很投緣。

——《淨土大經解演義》300

20、我記得我到香港來講經的時候是五十多歲,一九七七年第一次到香港來講經。那個時候我講經的時候聽眾法師很多,現在法師一個都沒有了。居士,很多居士來聽經的,也都不在了,認識幾個熟悉的,都是老法師,身體都不好,覺光老法師、永惺老法師這還在,大嶼山的智慧法師,這幾個還在,很多都不在了。

——《淨土大經解演義》591

21、我曾經到九龍「中華佛教圖書館」看暢懷法師,問他有沒有這個本子,他搖頭說:「恐怕沒有了。」正在搖頭的時候,我看到很高的地方有這本書,我說:「拿下來看看是不是?」拿下來果然是這個本子,還有一本。我說:「我要帶回臺灣去翻印。」他就送給我了。過了幾天,覺光法師打電話找我,我也正好想去看他,他在粉嶺。他帶我去參觀他的道場,看到他道場放著有這本書,這個本子比圖書館的本子新,很完整沒有損壞。我跟覺光法師說:「這本書我要帶走,我要翻印。」所以我就帶了兩本回來……我們這個本子印出來,比香港帶回來的原本還要美觀,所以我就送了十本給覺光法師。

——《地藏經科註菁華》1

22、前天我在香港,拜訪永惺法師,我跟他老人家有好幾年沒見面了,每一次到香港都想去看他。

——《大乘無量壽經》84

23、一九七七年我第一次到香港講經,那次在香港住的時間很長,住了四個月,講《大佛頂首楞嚴經》。住的時間久,香港佛教界這些法師都認識了,也有不少法師到講堂來聽經,現在臺灣的妙蓮法師就是其中之一,他天天來。

——《淨宗學院培訓目標》

24、最近松泉法師走了,早年我到香港講經,一九七七年,我們常常在一起,往來最親切的老朋友洗塵法師、金山法師。我那個時候住在臺灣,他們到臺灣總要來看我,到我們圖書館作客,我到香港來一定去看他。晚年他在新界辛辛苦苦經營一個道場,生病的時候我每一次到香港來都要看他,老朋友都凋零。大光法師,好朋友!能慈法師,老同鄉!聚會都話家常,都不在了。中年的法師,年歲比我年輕的,也有好幾位都不在了,都走了。

——《大方廣佛華嚴經》674

25、當年香港有一位首楞嚴王,海仁法師,他老人家還在,九十多歲,我去拜訪過他;他一生專攻《楞嚴》。他的學生大光法師跟我非常要好,現在也都不在了。往年我到香港來,一定會跟大光法師見面,會跟聖一法師相聚。

——《大方廣佛華嚴經》668

26、在香港講經,讚歎古老方法的,提醒我的只有一個人,海仁老和尚。我一九七七年到此地來講經,特地去拜訪他老人家。

——《大乘無量壽經》21

27、你看今年,就在這短短幾個月當中,韓館長三月往生,接著這邊松年老和尚、演培法師、安上法師,我們很熟,最近圓拙法師,圓拙法師我跟他沒有見過面,他對我很關心,我對他很尊敬,他錄了一個錄音托人帶給我,那時候我在美國,我聽到他的聲音,他勉勵我,希望我能回去弘法,很殷切的希望跟我見見面,沒想到他走了。

——《道場以清淨為莊嚴》

28、這是前幾個月,夢參法師從美國回來,在新加坡住了幾天,他來看我,他告訴我,他從出家到現在,他八十多歲了,他說他沒有上過早晚殿。我說我還比你強一點,我過去在臨濟寺出家那個三年,還上過早晚殿。他連早晚殿都沒上過,這個老法師很難得,一生講經教學。

——《慈愛之光遍照寰宇》

29、從前我在新加坡,我跟演培法師走的很近,在新加坡的老友演培法師、松年老和尚、竺摩法師,我們幾個人走得近,現在三個都往生了。

——《大方廣佛華嚴經》747

30、今天下午如虛法師來看我,聽說我來講經,他來看我,就說到現在人缺乏耐心。他今天談了一些話,跟我見解完全一樣的。

——《妙法蓮華經大義》

31、今天,因為今能法師這一次也參加了萬國道徳會,我們一同到美國去開會,他寺廟裡信徒為他餞行,他就一定要找我去,要我去跟他結結法緣,所以耽誤到現在才回來。他這個廟我第一次去,今能法師也是很難得的一個好法師。

——《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章》2

32、一九九九年那段時期,我住在新加坡,在新加坡講經,廣洽法師偶爾也來聽經。他很喜歡經教,邀我到他的小精舍去吃飯,我去過一次,叫薝葡院。

——《淨土大經解演義》315

33、二、三個禮拜之前,就是我到大陸去訪問之前,佛教會籌備佛誕節,要請個人去講演。他的理事長淨良法師就打電話找我,就約了我,今天去給他講一次。

——《普賢行願品別行疏鈔》141

34、這一次在北京,我訪問了中國佛協,也訪問了國家宗教局。在佛協,我跟一誠法師、聖輝法師,這是新的一屆領導人,中國佛教領導人,我們也談了很多,聖輝也算是老朋友,以前見過好幾次面。

——《對香港義工開示》

35、道安法師在臺北辦大專講座,浩霖法師請我去,飛機票都買好了,什麼事情統統辦好,準備走了,道安法師來看我,心裡非常難過,他給我講:「法師,我們全臺灣任何一個法師都可以走,就你不能走。」我說為什麼?他說:「你走了,你想想看,我們這個大專講座,這麼多年輕人怎麼辦?你怎麼能忍心跑到美國去。」

——《妙法蓮華經大義》

36、學經教需要參考書,在古人註疏、筆記裡面看到介紹的一些好的註解,古大德的註解,臺灣找不到。那個時候香港佛經流通處有不少書在臺灣可以買得到,我那時候常到善導寺,善導寺有代他們經銷。我看到這個地址就跟香港這裡結了法緣,負責人是智開法師,我想要什麼書就寫信給他老人家,他替我找。幾乎我所要的,他統統都能給我找到。那個時候我沒有錢,沒有人護持,書找到了他先寄給我,告訴我什麼時候有錢什麼時候就寄給他,大開方便之門。所以對我在台中那十年學習,智開法師幫了很大的忙,這個恩德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知恩報恩》

37、演培法師跟我是老朋友,差不多我一學佛的時候就認識他。那個時候他很年輕,大概還不到四十歲,他大我十歲,我那個時候是二十六、七歲,他不過就是三十六、七歲的樣子,都是講經的法師,我們很投緣,很談得來。我到新加坡去,他聽說我去了,很歡喜,到機場接我,我離開新加坡,他在機場送我。邀請我到他的道場裡面去講開示,我看到聽眾有五、六百人,我也很歡喜,是他的信徒。我勸導這些人要親近善知識,演培法師是善知識,要聽他的教誨。他學的是法相唯識,他求的是往生彌勒淨土,我也極力讚歎,成就聽眾們對於演公老法師的信心,希望他們傳老法師法相唯識的大法。我不勸他念《無量壽經》,我不勸他們來聽我講經。

——《淨土大經科註》154

38、前幾天,馬來西亞檳城極樂寺的方丈日琲k師來看我。他們那個道場,過去圓瑛法師做過住持,以後白聖法師也做過住持,這兩位大德都是專修專弘《大佛頂首楞嚴經》。我去年在這個道場講了一次經,我提醒他,你們過去幾代祖師都是弘《楞嚴》的,最好你們辦個《楞嚴》專修班。他聽了他就記住了,他來找我。

——《第五屆培訓班開學開示》

39、我是出家兩年以後才受戒,我學佛七年出家,一出家白聖法師就找我到佛學院去當老師,我是出家就當老師,在三藏學院教書。那個時候三藏學院出家的老師有四位,白聖法師自己一個,淨心法師、明本法師,我一個;我那時候連沙彌戒都沒受,就到佛學院去做老師。在家居士也有兩、三個,當時的佛學院。我記得那個時候,現在臺北有一些都是大法師,心田法師、明乘法師都是學生。

——《大方廣佛華嚴經》113

40、我今天聽到一個同修打電話告訴我,三藩市妙境法師往生了,大概往生很久了(2003年),他跟我也是老朋友,他是倓虛法師的學生。倓老在戰後在香港辦了一個南華佛學院,他們是這個佛學院的學生,非常難得這個學院的確出了不少人材,年齡跟我都差不多。妙境大概小我兩三歲的樣子,他學唯識的。

——《大乘無量壽經》161

41、昨天下午我去訪問此地的兩位長老,隆根法師,跟妙燈法師,隆老是江蘇泰州人,妙老祖籍是福建莆田,這兩個地方的佛法在中國可以算是最興盛的,叢林、寺院、道場在過去很多,老法師提到這些事情也非常感歎。

——《未來道場》

42、現在的菩妙法師跟我是同參,那個時候一起住茅蓬的,我們的感情很深厚。

——《大方廣佛華嚴經》967

43、今天上午我到竹林精舍去拜訪,我恐怕有十多年都沒有去過了,他這邊建築的時候我非常生疏,因為從前我去的是證蓮老和尚搭個小茅蓬在那裡,好像證老圓寂之後我去過一次,還是那個茅蓬。今天去看看佛聲法師,佛聲以前年輕,今天去一看,七十多歲了,真是一眨眼就過去了。

——《阿彌陀經要解》33

44、這幾天有貴客到新加坡來訪問,淨慧老法師,這是中國佛教協會的副會長,他到這邊來,我們不能不懂禮節。我昨天去聽他講經,我看到他升座之後,沒有人去禮拜,我趕緊就去拜他。

——《大乘無量壽經》121

45、那時候一個比丘尼天乙法師,她住在高雄左營,她常常資助我一點,幫助我買書。我想求得的經書,沒有錢,初出家的時候沒有人供養你,生活非常艱苦,買書需要錢。那個時候香港智開法師幫助我太多太多了,我今天的成就他有份。

——《大方廣佛華嚴經》707

46、我跟中國大陸同學們結緣,開始是在一九八四年。我在香港講經,宏勳法師來找我,告訴我,中國大陸非常缺乏經書,缺乏佛像。她知道我有一個基金會,在臺北,「佛陀教育基金會」,常常對全世界贈送經書佛像,跟全世界廣結善緣。她知道這個事情來找我,問我:能不能幫助中國大陸?我說:書、佛像我們是有。那時候的佛像,我們是彩色印的佛像,印得很多。我說:怎麼能夠送到中國大陸去?她說她有方法送。我說:我們佛弟子一定要遵守佛陀的教誨,那就是決定不能做犯法的事情。非法進口,這是佛不許我們做的。佛在《梵網經》上教導我們,從前李老師特別強調:「不作國賊,不謗國主」。

——《大方廣佛華嚴經》667

47、佛門裡面茗山老法師,青島有個明哲老法師——現在還在,許多老朋友都不在了,所以現在很少去了,年歲大了。

——《淨土大經科註》176

48、去年九華山仁德法師,真是難得!好像我在澳洲他在新加坡等我,等了十天,我回來了,一定要邀請我到九華山講《地藏經》,他準備讓我講二十天。

——《大方廣佛華嚴經》298

49、跟我講得最透徹的是甘珠活佛,這是一個藏傳的大德,甘珠呼圖克圖,跟我也是老朋友,我們交情非常好,他是章嘉大師的學生,我以後也跟章嘉大師學,所以我們常常在一起。他告訴我,他說:你這麼多年來講經說法的功德很大;他說:你沒有福報,前生沒有修福;他說:你晚年福報很大,不但福報大,壽命很長,都是這一生修的。

——《大方廣佛華嚴經》

50、以前臺南開心法師,每一次跟我見面都勸我要講《華嚴經》,他告訴我:「法師,你不講以後沒有人講了。」

——《無量壽經》第三次宣講10

51、本煥老和尚,也是我的老朋友,他自己常說,他一定要超過虛雲老和尚,虛雲老和尚一百二十歲走的。我剛剛接到電話,他昨天往生了,我們今天講經給他回向。他曾經兩次請我講經,在光孝寺,第一次請我好像只講三天,我記得聽眾有七百多人;第二年又請我,講了五天,好像是的,聽眾兩千多人,法喜充滿。非常難得的一個老和尚,值得人尊敬。

  今天時間快到了,我就講到此地,還有三分鐘,我們為老法師做一個默禱紀念,本煥老人。我們心裡頭念佛給他回向,念阿彌陀佛!

  我們祈求老和尚慈悲,乘願再來,主持正法,弘法利生。

——《淨土大經科註》

52、尤其是線裝書,跟這個書不一樣的,線裝書是雙頁的,破損了之後,我自己來修復。看完之後立刻歸還,過去跟我往來的人,只有一個人聖嚴法師,在臺灣法鼓山的,這是我的同戒。他有信用,而且他跟我借去的書保持得相當完好,他有這個品德。

——《太上感應篇》215 

53、最近五台山寂度老和尚、九華山仁德老和尚、焦山定慧寺的茗山老和尚到這邊來,沒有一個不讚歎。仁德法師在陪我吃飯的時候,很感歎的說一句:「這是世界第一道場」。

——《一九九八年早餐開示》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2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