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別:】 名人傳記 【篇名:】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7黃念祖老居士:這是一位大德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7宏琳法師

黃念祖老居士:這是一位大德


黃念祖老居士和淨空法師因緣很深——兩位都是弘揚淨土法門,都弘揚夏蓮居居士的會集本《無量壽經》。黃念老在世時,淨空法師多次到北京拜訪黃老,有時淨空法師還沒有登門,黃念老已先趕到淨空法師的下榻處了。淨空法師在講經中每次提及念老,都充滿了仰慕和感恩之情,並且多次透露念老不是普通人。淨空法師說念老的境界超過了自己的老師李炳南居士,是佛菩薩乘願再來的。黃念老歷時六年註解夏蓮老的會集本,完稿之後請淨空法師作序,而後由淨空法師在海外大量印贈。黃念老往生二十年之後,淨空法師暫停了近十五年的《華嚴經》講解,啟講念老的《大經解》。二位老人的示現,令後輩學人感動不已。

黃念祖居士談淨空法師

◎黃念祖居士《旅美雜談》摘錄:

意想不到的就是這個法師,他叫做「淨空」。他人非常客氣,稱我為「黃念祖居士」。淨空法師在四個月之前,也就是一九八七年,我去的時候是夏秋之際,他當時正在這領導整個當地的佛教會學習。在學習什麼呢?學習夏老師會集的這一部《大乘無量壽經》。這個因緣是很特殊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正在領大家學習這個經,而且訂出了每一章、每一條,要點是什麼、有哪些經文搞出來應該背誦的……這都是法師他親筆寫的,複印給大家。這是很嚴肅、很有規格的。所以在我來之前,他們已經很周密地、系統地在學習《無量壽經》。他在教大家開始學習之前,先有一個總的引言:為什麼要學習這個經?他引了六段話,有古德的話、有名人的話,其中第三段就引了我的話。這第三段是用中英文標註的:為什麼要學習《無量壽經》?下面是英文註解,因為他們是在美國嘛。其中這第三段標註的就是黃念祖居士怎麼怎麼說的,因此在美國由於學習《無量壽經》,對於我這個名字他們已經很熟了,人手一份發給大家。而且我這段話還引了很長……所以有這麼一個因緣,那麼就突破了上面講的三個障礙了,所以他們就邀請我去講,而且我在「蓮花精舍」的活動,他們能參加的儘量都來了。他們也想借這個地方來聽法,聯繫活動的次數很多。在我講話時,滿桌子都是答錄機,吃著飯、走路……凡只要你張開嘴,這個答錄機就錄個不停。共做了五次錄影。當我臨走時,他們的會長一直把我送到飛機的機艙口,代表他們佛教會、宣傳部歡送我,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為什麼對這次訪美活動,值得在此跟大家提一提呢?因為我是大陸的佛教徒,是頭一個到了華盛頓和那邊的佛教徒會見。在他們的印象中,只有臺灣佛教徒,因為去的人都是臺灣的,法師也是臺灣的,印經什麼的也都是臺灣的。所以這個因緣就引出因緣來,看到我的《谷響集》、《淨土資糧》,他們的法師和群眾們都認為很好。這位法師馬上又要回臺灣,所以把我這兩部書還要帶到臺灣去。為什麼帶去呢?他們設備很先進,通過電腦處理之後,就把我們現在印的這個簡體字版本自動全變成了繁體字。因為他們臺灣人以及在美國居住的臺灣人,看大陸書本上的簡體字很吃力,所以他們需要再轉換成繁體字重新出書,將來我這個《大經解》印出來之後,他們預備也要這麼做。  

這個佛教會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持人等等以及成員都年輕有為,大都在三四十歲,朝氣蓬勃。會長是從事公路工程的一位原科技人員,他愛人是搞電腦的,為圖書館主任,是一個女的,三十多歲。所以,都是一些職業高級知識份子,各個方面都很突出。  

這其中有一個人,很有智慧!她念《金剛經》念到:「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於是她就提問:我覺得這樣還不圓滿呢!那個淨空法師就給她解釋:「還有四句沒翻出來,都翻出來就圓滿了」。  

確實,後頭還有四句,所有的古譯佛經,就屬鳩摩羅什大師特別,總是把八句變成四句了。其餘的,如玄奘、義淨等譯經大師,翻譯的都是八句,鳩摩羅什是綜合其意才翻譯成這麼四句話,按八句來講,後頭還有四句話:「應觀導師體,即法界法性。」(編者按:玄奘大師譯本原文為:「應觀佛法性,即導師法身。法性非所識,故彼不能了。」)不能以音聲求我,不以色求我,那是什麼呢?你應該看導師之體,也就是法界的法性。法身不可見,法性就不可知。非你這個思量中的,不可思議呀!你不能思,你思不能思,你不思就不知道嘛。是不是說導師沒有法身呢?……這麼翻譯就圓滿了。  

這個女士很有智慧。她自己就體會到了,這四句裡是有所欠缺的。由此可見,他們這些人的可貴之處,而且是在這個導師(淨空法師)領導之下的結果。

回來之後才更多地瞭解了這個淨空法師。在美國當時,當然這一個因緣關係我是明白的:他是臺灣李炳南的弟子。這個李炳南在臺灣完全成一個權威了,講《易經》、講佛法……領導三個團體,大家都是一致敬仰他,九十多歲往生的,他也是夏(蓮居)老師的學生,也就是我舅父梅光羲居士的學生。而淨空法師又是李炳南的弟子,後來出家做了和尚。

這個人是如何呢?鄭頌英居士(編者按:鄭頌老,生前為上海居士林林長,著名佛教居士。)來信告訴我說:「這個人是辯才無礙了」。我跟他沒有見面,但是他聽說了我後,歡迎我去講,而且他把我的書又從美國帶到臺灣去印。先前對於他,我沒有多少瞭解,而上海鄭頌英居士知道,說這個人講禪、講淨土……是辯才無礙了!在美國當地,我當時也聽到過這話,說是他先前講法前還要作個預備,後來就不用預備了,講什麼都是自然流出了。我當時聽到這話,只覺得這是弟子們對於自己師父的一種讚揚的話,所以沒有十分留意。等聽到鄭頌英也有這個說法,才算就真是知道了:這是一位大德!

◎黃念祖居士於1988年中國佛學院《大經講座》錄音:

淨空法師為我的《大經解》寫了一篇序,刊登在最近這一期《法音》(中佛協會刊,最近這一期指1988年第九期)裡頭,所以這一篇序呀,大家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請教務處油印一下,發給每個人一份,補充在我們這個《無量壽經》前頭,《大經解》前頭。

像淨空法師,他找了五個人把我們這個書變成繁體字,這五個人校對到第三本一起到淨空法師面前發願:「我們五個人盡這一生專修專弘淨土,弘揚夏老這個會集本。」這是很殊勝的事!我們人多……我們不敢這麼期望,只要有人發起這個大願,這是極殊勝的事。

◎黃念祖居士和懺雲法師對話錄音:

所以夏老師的《無量壽經》,去年一年就在海外印了二十萬本。淨空法師的門下,有人一天念十二遍,念三遍、五遍,能背的人很多,各地組織淨宗學會在研究……

現在夏老師的會集本確實是個善本,淨空法師把九種無量壽經都印在一起了。這九種印在一起,就很可以比一比,一比就清楚了。因此,夏老師這一本善本就是當之無愧,非常圓滿。

徐琝茼悕~士談黃老和淨空法師

◎徐琝茼悕~士在《我與黃念祖老居士的一段校經因緣》一文中說:

據老人家(黃老)告訴我,淨空法師出家前是臺北大德李炳南老居士的弟子。李老對於內典及《易經》都有很深造詣,德高望重,為台人所敬仰,李炳南是黃念老導師「北夏南梅」的弟子。後來黃老與淨空法師兩位大德都發願弘揚淨土法門,廣度群萌,可見因緣和合,都非偶然。

——中國佛教協會會刊《法音》1992年第11期

 徐琝茤~士(1915-2007),中國當代佛門大德,上海市佛教協會諮議委員、寧波居士林名譽林長,能海上師弟子。於禪、淨、密皆深入研修,著有《般若花》一書,影響甚廣。2007年3月5日往生,享年92歲。火化後,五色舍利千餘,頂骨和舌根不壞。

淨空法師講大經解時談和黃念老的因緣

◎《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五七五集:

我跟黃念老志同道合,當年在一起的時候,在國內只有他講這部經,在海外也只有我一個講這部經,我們兩個碰到了,無量的歡喜,沒有人講,就兩個人講。他註這部書,年歲大了,身體不好,吃過太多的苦頭,身體不好,帶著病,一身病,把這個著作完成。我到北京,到他家裡去看他,這邊還有照片,在他家裡面看到他那個小房間裡頭堆的這些參考書,我非常驚訝!我問他,你從哪裡找得來的?那個時候我想送他一部《大藏經》,他說他沒地方放,我看了確實沒地方放。但是這些參考資料,就是剛才講的八十三部經典,一百一十種祖師大德的註疏,這相當大的分量,不容易找到!我說這是三寶加持,祖宗之德,在那個環境裡找到這麼多的資料。而且非常難得,他把這麼多的資料,有關於解釋這部經典一字一句的他都抄下來,都抄在一起,六年時間完成的。三年完成初稿,六年寫成這個定本。我很感動,佩服得五體投地,我要不講,辜負他老人家晚年的一番心血,我講這個批註,報答知遇之恩,我們真正是志同道合。

◎《淨土大經解演義》第六まま集:

所以念老的集註能夠集八十三種經論,那是佛知佛見,一百一十種祖師大德的批註,註這個會集本。所以,經是會集的,註也是會集的,真正是稀有難逢,我們遇到了。遇到了,我第一次就把他老人家的批註印一萬本流通。當時在美國,他只帶了一套油印的本子。很多人現在不知道什麼叫油印,抗戰期間很普通的,油印的本子,送給我。我當時看了一遍歡喜無量,我問他老人家,你有沒有版權?他說沒有版權。我說沒有版權我就給你翻印,有版權我就不敢印了,所以第一部就印了一萬部……明天我們就開講第二遍,我再講一遍,再講一遍把我作的科判會進去,大經科註,《淨土大經科註》。註還是黃念老的批註,他六年的時間太辛苦了,帶著病註這個經,我看到心裡都很難過。我們晚年才碰到,碰到真是無量歡喜。在那個時候,國內講這個經的他一個人,在海外講這部經的也是我一個人,所以兩個人見面無量歡喜。我們報老人知遇之恩,感謝老人這大恩大德,加持末法一切眾生。

黃念祖居士《大經解》序

釋淨空

丙寅之秋,余於美國東西兩岸弘法,歷十大城市,僑胞中頗有能信彌陀淨土且發願依教奉行者,喜悅無量,知其善根福德不可稱量也。道經洛杉磯,遇故人翟氏兄妹云:家嚴八秩慶,印經以為壽,如何?餘曰是純孝也,其善於親友稱觴遠矣,蓋能以此壽乎眾,是得無量壽也,且告之曰:雪師今春西歸,餘為報師法乳之恩,擬講夏蓮居大士會集之無量壽經,師昔嘗演是經於台中,親筆眉註在此,詳閱梅黃二序、念公跋文,皆深贊其美,而大經合贊十四條,道盡諸佛度生本懷,的是老婆心切,固無待言也,展卷共讀之,悲欣交集。翟氏兄妹發心資印二千部,余任八千部,並許悉力宣揚,結萬人生西之勝緣也。

丁卯仲春,壽經印成,普施中外廣為流通,唯願從此佛聲遠震三千界,苦海遍種九品蓮耳。四月初華府佛教會成立,諸蓮友推余首任會長,為說壽經大意。蓮華精舍同人來告,禮請念公來美弘法,餘稱善,曰:是蓮大士之傳人也。此土何幸感得善友瑞應,極慫恿之,並囑眾善師事之,冀其珍此稀有之勝緣也。八月紐約莊嚴寺夏令營參學,為說普賢願王,圓滿日經華府返達拉斯,九月飛臺北弘大經,行前承念公惠以巨著,啟視之,乃壽經會本解也,悉其備歷艱辛方成斯著,攜歸快讀,竟之,掩卷太息曰:正法式微久矣!提倡無人故耳,蓮公會本雖現曙光,流通不足,多有未見聞者,餘雖多次倡印,終未能人手一卷,何況此經講者希,註者希,常見唯丁福保氏箋註、唐吉藏義疏、隋遠公義疏而已,三者以遠公疏最為明晰,惜其文辭簡約,時人研習較難,曩餘以如此稀有重要之第一經,實為如來稱性之極談,眾生本具之化儀,一乘之了義,萬善之總門,淨土群經之綱領,一大藏教之指歸,淨土三經之根本大經也。顧未見時賢為之註,時引以為遺憾耳,不圖今日而有此註,正法其興之兆歟,眾生福德因緣以致之歟。讀之再,益覺其訓文詳實,釋義精當,廣征博引,以饒淨業資糧為急務,誠諦之語,感人極深。於戲!淨土法門極難信而極易行,難於經義之明耳,今有如是經會,復有如是經解,經義明之有助矣!弘講宣揚釋然矣!餘年花甲,深信淨土為一切諸佛度生成佛之第一法門,志趣大乘者在所必讀,普度有情者在所必宏,是以發願盡未來際讀誦勸進焉。於是毅然任流通之責,請梓行萬部,以為首倡,深願如念公本願:各地聞風興起,印者無量,讀者無量,發心獲益者無量,遍界法施而回劫運。念公跋語有云,此經多印一部,持誦多增一人,即減少一分業力,挽回一分世運。所望弘法長德,憂世賢達,合力提倡,普遍推行,庶使此照真達俗、事理雙融之契經,凡聖齊攝、性修不二之寶典,光明遍照,佛日常輝,則其潛消災禍,扶翼倫紀,效力之偉將有非言可喻者。治本之圖莫善於此,救時之要亦莫先於此,耆碩俊彥所見皆同,幸勿等閒視也。善哉斯言!尤不可思議者,協助編校此註者,有簡豐文、閻瑞彥、阮貴良、李衍忠、鄭光惠等諸君,校未終篇,深得經註之啟示,各發大心,願盡形壽,專修專弘,簡等諸君均大學畢業,與此註信有殊緣也,進而請授此經暨淨土其餘經論,以為弘習資糧,余歡歎莫名,不敢以學陋違其請。願我同倫,心同佛,願同佛,解同佛,行同佛,則必為諸佛護念,一切菩薩之所擁護,皆得上品上生,始不負蓮大士、念公二老會集詳解之苦心也。念公不棄淺學,囑為之序,義不敢辭,謹述殊勝因緣,與乎善信云爾。

一九八八年歲次戊辰諸佛歡喜日

淨業學人釋淨空謹識於美京華府佛教會

——中國佛教協會會刊《法音》雜誌1988年第9期第19頁

黃念祖居士簡介

黃念祖居士(1913—1992),法號龍尊,亦號心示;別號老念、不退翁。一九一三年(癸醜年三月初六日)生於佛教世家。幼年早孤,常隨侍其母梅太夫人聽經聞法,並於其舅父梅光羲老居士處薰陶,知向佛乘。

青年時代初讀佛典為《金剛經》,於「無住生心」之句深感其妙,如醍醐灌頂,受大震動。而引發「以凡夫心欲臻此境,唯有念佛或持咒」之念,從此對佛法生起大崇敬心。

一九三六年就職開灤煤礦期間,於夢中覓「家」不可得而初悟。抗戰時期,於國難之中,學佛益加精誠。曾皈依當代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於密宗皈依紅教大德諾那祖師嫡傳弟子蓮花正覺王上師及白教大德貢嘎上師。後於一九五九年受王上師衣缽及遺囑,繼承蓮花精舍金剛阿闍黎位。

抗戰勝利後於一九四五年調職返京,由梅光羲老居士和肖龍友老先生引薦拜謁禪淨大德夏蓮居老居士,深蒙獎掖,為入室弟子。並親聞蓮公大士講解《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且詳作筆記。於禪淨兩宗深得法要。於六十年代初曾撰《大經玄義題綱》一冊,呈蓮公鑒核,深蒙印可,並囑其弘揚此經,且可直抒己見,隨意發揮。此前於一九五三年在天津大學任教時,精誠修法讀經,忽一日觸機成偈,呈蓮公鑒覽,肯定其真悟,稱為唯一心許弟子。後呈王上師評鑒,亦確認為開悟無疑。

文革浩劫念公亦未能免,而修持卻愈加勇猛精進。所獲真實利益不可勝記。正如蓮公懸記:「唯艱難困苦備嘗之矣,方可成就」。此後念公為報佛恩、師恩,發願註解《大經》。自一九七九年閉門謝客,遍覽諸經論,苦心參研,構思醞釀,於一九八一年完成初稿。念公雖年邁多病,但悲心深切,為使《大經解》更臻完善,依然矢志不渝。歷時六載,稿經三易,終於一九八四年竣稿付印。現今海內外廣泛流通已逾數百萬部。念公在著述同時,在中國佛學院、居士林、廣化寺多次弘法或開設淨宗講座。

其著作除《大經解》外,尚有《淨土資糧》、《谷響集》、《華嚴念佛三昧論講記》、《心聲錄》及未完成之《大乘無量壽經白話解》半部。原計劃撰寫的尚有:《淨修捷要報恩談》、《禪淨密三法一味論》與《隨筆》等。惜眾生福薄,均未能實現。

念公身患多種疾病,本應多加修養調護,但因弘法心切,於身命而不顧。為加緊完成諸多著述,經常廢寢忘食,同時還慈悲接引,隨機設教。終因勞累過度,於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凌晨示疾往生,終年七十九歲。臨終前欲言不能之時,但灑脫一笑,全無牽掛。四月七日荼毗,遺骨潔白,獲五色舍利三百八十多粒,足以證明其成就。

編者按:黃念老是佛門公認的成就者。現任中國佛教協會會長傳印長老在2007年12月8日——10日,由北京佛教居士林和北京廣化寺聯合主辦的「黃念祖居士圓寂15周年紀念暨淨土思想研討會」上的發言中讚歎:「黃念祖居士做到了禪、淨、密三法圓融,是近代非常難得的大德,是民國夏蓮居居士之後著名的在家居士。」黃念老在世時曾有人在他面前譭謗淨空法師,念老卻說淨空法師禪定力很深,念佛功夫好,度生事業功德大之類的話,並無半句貶損之言。念老一生最重要的事業就是著《大經解》,而他老請淨空法師為此書作序,其中的道理值得深思!這件事有《大經講座》錄音為證,是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黃念老肯定淨空法師說:「這是一位大德」,而現在有些人輕慢,譭謗淨空法師,認為自己的見解正確,而淨空法師不對。編者想到陳兵居士在《憶訪黃念祖居士》一文中記錄了一件事:1991年春陳兵去拜訪黃念老時,說這幾年佛教漸復元氣,青年佛子紛紛湧現,大有振興希望,滿想他會隨喜,不料他卻失望地搖搖頭,感歎說:「年輕一代難得明師,難得正見啊!這條路子是走到底了,若說振興,必須另闢蹊徑。」看到今日批判毀辱老法師的人多是一些空腹高心的中青年人,讀了幾本佛書,便目空一切,一言與己不合則拍案怒罵,斷送了多少不瞭解佛法的人的慧命,這種情形,看來念老早已預見到了啊!

【附錄】鄭頌英老居士追憶黃念老

北京大德黃念祖老居士已往生,筆者十餘年來親承教益,在印經弘法上的聯繫合作尤多。今整理弘教法翰二十三函,重複拜讀啟迪良多;傾懷先哲,博學高行!受書警策數則,以當追念永思。

五十年前,談論佛學大師,共仰「南梅北夏」,而黃念祖居士正是南昌梅光羲居士的外甥和北京夏蓮居居士的門生。所以居士雖為科學家、名教授、無線電工程學的專家,而堅貞不渝地畢生殫精盡力於佛法的修學與弘揚。念老早年在南京親承諾那、貢嘎上師准許他可以看閱一切密乘法本;布達上師在海南囑咐他傳法。念老是在真修實證上已有大成就的寧瑪派上師,但他在佛學院講課,居士林說法中,以及釋經著述中,一若其不懂密法者,而謙遜地唯弘顯教,指歸淨土。而其謙虛謹嚴,自行精勤,筆者對他的學養之深,實覺心折無似!念老真過量人也!

在重讀念老遺劄中,談到他對著述的嚴謹態度,真足以垂範後世。下面是綜合他的幾封信中的話:「錯下一轉語,墮五百世野狐身。所以我每在修持功課之後,求上師三寶加被,在佛光普照下,才下筆寫作,庶免謗法之罪。每天的功課平均約為八小時。」以他的高功夫高水準,對下筆寫作如此謹嚴!每天八小時修持功課,對自己的要求精進又如此!他的言行,真足為後學的楷模了。

【附錄】索達吉堪布著《密宗虹身成就略記.黃念祖老居士》

黃念祖居士(1913-1992)當代著名大德,曾皈依禪宗大德虛雲老和尚,及密宗紅教大德王上師與白教貢嘎上師修學密法,獲得金剛阿闍黎,年輕時即有省悟。生前曾為北京郵電學院無線電通信工程學專業的教授,其著作有《淨土資糧》、《谷響集》、《華嚴念佛三昧論講記》、《心聲錄》、《淨宗心要》、《大乘無量壽經白話解》等。於1992年3月27日凌晨示疾一笑往生,去世後十二天火化,抬遺體時遺體柔軟,並感到明顯變輕,手指都能活動,時而發出奇香。火化後,老人隨身帶去的鳳眼菩提念珠經歷大火而不壞,遺骨潔白如玉,並從骨灰中先後拾得五色舍利三百餘粒。

【附錄】黃念祖居士現觀世音菩薩相——一次非常殊勝的經歷

作者:姚景良(法名欣量)

記得我剛學佛不久,王居士給我一部夏蓮居老居士會集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結緣,告訴我說:「這是法寶。」並提黃念祖老居士給這部經做了註解,名《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當她提到夏蓮居老居士、黃念祖老居士這兩個名字時,我覺得特別熟悉親切。「噢!莫非是小時候聽我爺爺、奶奶常提到的夏蓮居老師……夏老師……」我心裡想。王居士還說:「黃念祖老居士平時在家寫書,一般不接待來訪者……」聽這位70來歲的老居士滿腔激情地講怎樣不容易才見到黃老,真不忍心打斷她的話,何況中國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別認錯了人。王居士說一同拜訪的人還同黃老照了像片,我就請王居士把像片給我看看。當我看到像片後,心裡想:「沒錯,就是他老人家。」我小時候見過黃老,離現在已經有三十多年,近四十年沒見面。黃老現在頭髮白了,歲數大了。至於黃老是什麼樣的人,我當時只是認為他是位老修行,給我爺爺奶奶很多法益,並能註經著書。隨著我誦經,對於經文有些地方不明白,我就想請一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但哪裡也沒有流通的,請不到。於是我就想:「何不去北京找找黃老,問問哪裡有流通的。」我帶孩子去北京看我百歲的爺爺,談起夏蓮居老師,當時我爺爺肅然起敬,兩目炯炯有神,駝著的背也直了起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起來,如鐘聲,都震我的耳朵。看得出來敬佩之情從我爺爺心裡發出。我爺爺談起當年跟夏老師學佛,在夏府念佛、繞佛、做佛事……我從小跟爺爺生活,雖然到上學時回天津,但每年寒、暑假有時間我都去北京看爺爺奶奶,但從未見過我爺爺這樣說話,我聽了都為之感動。談起黃老,我爺爺讚歎不已,並說黃老的母親在往生前半年就預知時至,並把隨身的念珠給我奶奶做紀念。我聽了很高興。高興的是這下可好了,有什麼學佛的問題可以問黃老,請黃老當我的老師,並問問他從哪裡可以請到《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於是我去拜訪黃老。

我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二點左右找到黃老家。一進門我馬上就認出來,這個院子我小時候常來,一九五五年、五六年時我爺爺奶奶住在西四丁街壬字四十九號開診所。我從小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我奶奶經常帶我來這裡。我回天津上小學後,不久我爺爺奶奶也搬家了,以後我就沒再到這裡來。

非常榮幸我有幸拜見黃老,當時我與黃念祖老居士相距大約二米,相對而坐。黃老親切地詢問我學佛情況,問了我幾個問題,遺憾的是當時我剛剛學佛什麼也不知道。突然我眼前一亮,我見黃老全身放金光,其光金黃略有紅色,光的亮度比夏日正午驕陽的光強得多,金光晃耀就象剛出爐的鋼水。黃老臉上每個汗毛孔都向外噴光,其光成束,很粗很亮,旋轉變化向外噴放。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只好眯著眼睛看,再看黃老的臉,不是剛才和我說話的七八十歲老爺爺的臉,而是一個滿面紅光十五六歲姑娘的臉。其容貌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人都聖潔美麗,我從未見過。傲雪的梅花、十五的皎月也不能喻其神韻。尤其是那雙眼睛是那麼慈悲,我從未見過,又帶有幾分童真,從裡向外都那麼真,那麼慈悲,不是用語言文字所能講出來的。

我當時想佛經裡有關於這方面的記載:佛經是說什麼「如溶金聚」……什麼「影暢表裡」……後面又說的是什麼事……,誰「萬億紫金身」……後面又記載什麼事……遺憾的是我剛剛學佛,由於當時剛剛讀經文,對於經文很生疏,怎麼也想不起上下文。對於佛理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很殊勝,但又講不出所以然,只有傻呵呵地坐在那裡看著黃老。時間大概有三四分鐘,突然想起寺院裡觀世音菩薩是女相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正當我想到這時候,黃老突然把光收了。我面前還是坐著七八十歲白髮蒼蒼的黃念祖老居士。黃老兩目慈祥和藹地對我說:「你要好好修啊!」我心裡默默回答:「哎!」黃老站起身來,拿出我日夜思念希望得到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解》、《蓮公大士淨語》、《寶王三昧懺》(內含淨修捷要)等書給我。並告訴我:「持名念佛為根本。」由於我知道黃老時間寶貴,沒有特殊的因緣不見外人,我怕佔用黃老更多的時間就滿心歡喜拿著書就回家了。當時我心中想著黃老修行真好,會放光,竟沒問黃老剛才是怎麼回事。

拜見黃老後的第三天我就回天津了,在回津後開始的幾天裡每當我做功課讀《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時,全身酥麻像過電似的,尤其是開始的第一天半身都動不了,念佛號也是這樣。做完功課酥麻的感覺就沒有了,身體就象平常一樣。那一天日常生涯散念佛號時也是全身酥麻,但沒有做功課時那麼強烈,念一聲佛號中從頭到腳就酥麻好幾次,我想這就是拜見黃老以後的感應,使我增強對這部經和佛號的堅定信念!每當我回憶拜見黃老的情景時心裡暖烘烘的。我當時不懂什麼高深的理論,但我覺得黃老所說所著是正確的,按他所指的去修沒有錯。直到黃老往生以後,九五年的一天,北京陳居士問我黃念祖老居士的事來,我就把黃老給我顯相的事說給她聽。她聽後驚呼:「黃老對你這麼好,那不是觀世音菩薩嘛!那不是給你顯的觀世音菩薩相嘛!給你顯的法相嘛!」我聽她這麼一說,我就傻了,坐在椅子上半天沒說出話來。心裡想:「啊!可不是嘛!我當初想到寺院裡觀世音菩薩是女相時黃老突然把光收了,怎麼不往下再想一步呢?要是早知道……」「你給黃老頂禮了嗎?」陳居士問。「沒有。」我慚愧而遺憾地回答。這就是末法中障深業重、智淺福薄的我所經所做的一件非常慚愧而遺憾的事。遺憾的是我沒有及時地認識到黃老顯的是觀世音菩薩相,也沒有禮拜,以後也沒有多親近黃老請問佛法,只是想到黃老時間緊張不敢多打擾,現在想起來非常遺憾。

隨著我對於佛教的學習和修持,我更加慚愧和遺憾。當時黃老所顯的相是很微妙殊勝的,我所寫的只是當時下根劣智的我所見的而且能夠用語言文字能描述的部分。眾生的慧命勝於我的生命,我不敢有絲毫亂造,我深知如果我寫的不是事實的話,我將犯大妄語戒,我的罪即使是生陷地獄也不過分,但我寫的的的確確是事實。面對黃老的舍利子,想想夏老、黃老的一生,痛定思痛,好在還有黃老的老師——夏蓮居老居士的著書,有黃老講課開示的錄音磁帶,有黃老用心血寫成的書留於世間,給我們末法眾生點燃了火炬,照亮了修行的道路,指明了方向。

通過短短幾年的修持,使我深刻體會到首先得到真實智慧,首先得到解脫,首先得到真實利益的人是真實信入,如法修行的人。正像夏蓮居老師《淨宗必讀.淨語.直念去》所說:「彌陀教我念彌陀,口念彌陀聽彌陀,彌陀彌陀直念去,原來彌陀念彌陀。」願所有的眾生正信、正修、正行,得到真實的解脫。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0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1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2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3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4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5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6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7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8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29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0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1
《若要佛法興 唯有僧贊僧》32

《古今寺廟巡禮 恭製》